乐观的豹脾气

温瑞安:

本来成一统,何苦搞分裂?

文: 温瑞安 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段时候,特别多报刊文化版记者来电,要求访问,绝大多数都是内地报刊,由于大抵都无法直接联系到我(笔者一向是连手机都绝少用上,什么QQ、MSN更‘不动如山’, 所以都会请助手留下一两个问题或访问的主题,内容多半是:玄幻(或曰:魔幻、奇幻、剑仙等等)小说,会不会取代了武侠小说?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自己不存在过这种疑问,所以也没有回复的冲动。对于我来说,当我们谈历史小说的时候,不能截然论断,其中没有幻想的成份,甚至,跟食物佐料一样,加盐添醋,蒸焖煎炖,油炸回锅,却又何妨?加点悬疑,落些考据,添上一些荡气回肠的言情和浮思联翩的想象,又有何不可?
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我们公认是纯文学作品的时候,也一样可以有推理、政治、社会甚至情色、斗智、暴力的成份。正如我们说中国人的时候,不一定是仅指汉民族;讲功夫电影的时候,也可以是现代的、古代的、民初的,除了动刀动剑抢秘笈的,也可以是拿枪放炮搞生化武器的。分那么细干吗?楚河汉界,本来就是用来跨越的。壁垒分明,让它风化个七八百年,你告诉我那一块依然完璧?哪一处仍是坚不可破的堡垒?本来成一统,何苦搞分裂?


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武侠小说就不必分那么细,当然,有以不同表现的手法和叙事风格作分际的,例如宫白羽、王度庐是文艺派的,朱贞木、陈青云是鬼魅派的,郑证因、我佛山人是技击派的,柳残阳是豪迈派的,梁羽生是才子派的。可是,写到了巅峰,你能分得出像还珠楼主是什么派的呢?他是剑仙魔幻玄奇武打无一不包,无一不容,无一不能,也无一不有。



       

像平江不肖生,《江湖奇侠传》是武侠技击走入玄幻传奇,但到了《近代侠义英雄传》,又冶历史、政治于一炉。像金庸、古龙,一个作品集各大家之大成;一个作品破各家之巨箍。一个写的是历史、传奇、武侠、言情,到头来,成了文学经典。另一个,把前人共建的七宝楼台,解构重塑,拆迁重建,从推理、悬疑、奇情到幻异,乃至现代(人的心理)全黏到他编织的蛛网上。



你硬要分哪一门是武侠?哪一门才是玄幻?那是固步,也是不化。像金庸小说光是那两只‘神雕’,你能说明是武侠还是玄幻?古龙的血鹦鹉、吸血蛾,是魔幻或是武侠?曾有歌名:“一个人有一个梦想”,但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有很多梦想。武侠亦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莫怪乎周星驰电影里,武功打到最后,都有点玄,有些幻,更有些走火入魔了。《食神》如是,《功夫》如是,《少林足球 》,也如是。如是者又过了这六、七年,尘归尘,土归土,衣服归当铺到底是武侠归玄幻,还是玄幻归武侠,或是武侠玄幻已如鱼得水、水乳交融,已不必争拗,再也没有必要一分高下了。


(2010-08-23南方都市报)


评论

热度(92)

  1.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雪初一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小鲜肉遇到三爪兽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一烂还有一烂烂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招财猫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車厘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8. 你到底说不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9.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10. 飘渺D眼泪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