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观的豹脾气

温瑞安:

侠情诗意温瑞安

文:难难


  唐人笔记的江湖是天骄异士,清代传奇的江湖是英雄好汉,还珠楼主的江湖是仙剑奇侠,金庸的江湖是千里画卷,梁羽生的江湖是正邪两立,古龙的江湖是浪子风流,到了温瑞安,他的江湖是以诗御剑。



  读温瑞安的小说,我常会想起温庭筠、柳永、李商隐这样的诗词大家,温庭筠词以缕金错彩精艳绝伦著称,柳永词则“凡有井水饮处,即能歌柳词”苏轼评其“高处不减唐人”,李商隐更是鬼才,其诗瑰丽其词险峻,而先生文字则兼有三家之长,见之惊艳,读之成歌,更在出人意表处一字写成绝响。



  写雷纯,“遇雪尤清、经霜更艳”寥寥八字尽得风流。以后但见这八字,便必知是雷纯,以后但见了雷纯,便不得不想起这八字。八个字,就写活了一个人物,从这八个字,可以看得出雷纯的美,也可以看得出雷纯的纯,还有雷纯的艳,雷纯的内敛,雷纯的矛盾,雷纯的复杂。这八个字,几乎可以引申出无限的联想,却又都不脱离人物的脉络。



  写白愁飞的出场:

  “只有一人,抬头望天。

  此人华衣锦服,俊朗年轻,在人群中那么一站,犹如鹤立鸡群。”

  这一段文字很平淡,波澜不惊,似乎不经意的一笔带过。只是让人不晓得此人为何“抬头望天”,留下疑问,还待向作者兴师问罪。可是不急,再看下去,看此人心胸看此人大志看此人为人处事,才觉出作者用字之妙,“想飞之心,永远不死”的白愁飞,他“抬头望天”这个小小的动作这个平凡的姿态,不仅是他的性格他的大志,也几乎是他一生的命运。志大才高的白愁飞,一生都在“抬头望天”,可是直到死亡也未曾真真登临绝顶。



  温瑞安文字运用之妙之巧之艳,以上不过豹之一斑罢了,他以诗御剑,铁血的江湖在诗意中显现出一种凄丽的美。

  词在古代,本是乡野俚曲,文人则工于诗,到了唐代白居易手上始倚声填词,“词”这一种文学形式得以进入大雅之堂,到了宋代攀至顶峰。五四后,中国书面文法一变,由文言文转而白话文,白话文这一种本来被视为“粗俗”的口头语成为了书面语得入大雅之堂,之后文人写作,也以白话为尊了。



词到了文人手上,历经百多年,成为文学殿堂中的奇葩,白话文到了文人笔下,也渐渐呈现出它本身的美感。温瑞安将诗意带入小说,以诗的语言,诗的韵律写作小说,给白话文写作带入了新的活力,写出了新意。徐志摩曾将诗意带入了散文,使得大家发现,原来白话文的散文也可以写的如此美丽,美丽并非只属于文言文并非只属于古诗词的,可是徐志摩是诗人,他不写小说。



温瑞安也是诗人,可是他写诗,也写散文,写杂文,写一切文体试验一切文体,而在武侠小说的创作上更加专注得以大成。他的大志他的叛逆他的才高他的坚韧他的勇敢,使得他终究走出一条自己的文学之路,他不仅为武侠小说的创作注入了新的脉动,也为白话文的写作贡献出了新意。他一生写作求新求变求突破,虽百折而不挠,历经磨难,终于自成一派,这一派就是温派。



  温瑞安少年成名,若在常人,必然从此荣华富贵坐享可也。可是他不,他偏不,他是温瑞安,他要写就要写出新意写出创意,他不能忍受停滞不前,他不让一天无惊喜,也不让一天无进步。在文学的道路上,他始终在追求,始终在探索,他已自成一派,已成为武侠大家,可是,他不满足于此的,他的志向不在金钱富贵,他的志向在于文学,在于武侠,在于将武侠文学带入殿堂。

  近日又看到温瑞安在网络上所发表的新作,惊讶于温先生近年来境遇之艰难,没料到温侠竟然也会有自杀的念头。



  本以为温瑞安总是高高在上的,是富贵荣华的,是随意适兴的,是笑傲江湖无忧无虑的。这是一种想当然的猜测,因为以他的才华他的名声和那些书籍,都足以让他生活无忧。可是温瑞安性格中那一种让他从马来西亚去往台湾、又从台湾奋战香港、再后来终于归来大陆的侠气,使得他的命运总是大起大落。



  古往今来,侠客永远都是寂寞的,也是艰难的。

  侠情让温瑞安寂寞艰难,诗意让温瑞安热烈激情,侠情诗意的温瑞安却不仅自成一派,也是独一无二——别人纵然模仿,写得出他的诗意,也写不出他的情怀,我也不行。

2004-6-18


温派小编:此文发布于十三年前,网上武侠论坛方兴未艾之时,况且在2004年之前,温瑞安先生从未在内地公开露面,故有关他的传闻无论真实与否均在流传各地,此篇作者由于对温氏生平应不甚了解,故此仍有未尽言诠之处,但对小说的评论则颇为中肯到位切中要点,且有独特观点。故须相隔多年,仍发布让侠友分享。


评论

热度(72)

  1. 萌逗你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時間改變了沵莪哋模樣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峰回路转浩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乐观的豹脾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潘金莲的声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张发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乐高九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